林彪“炼丹”往事:钻研中医20余年,吃砒霜中毒 | 短史记科技

2019-07-02

|谌旭彬

抗战初期,林彪被阎锡山军队误伤,一直未能彻底治愈,

死于温都尔汗后,对其生前的病情,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,

一种说法认为,乃是装病,

在聂荣臻看来:

“毛泽东同志原先决定让林彪去朝鲜指挥志愿军,可他害怕,托词有病,硬是不肯去,

亦有人称,保健医生傅连璋在年曾给林彪检查身体,得出结论,认为其病是“惯的”, 林怀恨,在“文革”中将傅连璋迫害致死,

一种说法则认为,林彪病得相当严重,已沦落为叶群等人的傀儡,

林立果未婚妻张宁回忆说,因为生病,“林彪在叶群手上有时就像线牵的木偶”,为让林彪陪同毛泽东上天安门接见红卫兵,叶群曾骗林彪吃“兴奋剂”,林吃了后,药性发作,“厉害时竟然手舞足蹈语无伦次”,

豆豆也坚持地认为,林彪出逃乃是被叶群等人“劫持”,

,关于林彪的病情,其身边工作人员留下了诸多回忆材料,大致情形是清晰的,

受伤,伤在神经系统,具体症状是怕冷、怕水、怕光、怕风,头痛、腰痛、失眠, 在年,曾请求苏联派神经系统领域的医生来给林治病,但国内外医生换了不少,始终无计可施, 为照顾其风,林豆豆跳舞给林彪看,须隔着门帘;为解决其失眠,司机楚成瑞不得不开车拉着林彪在石子路上来回颠簸,

不愈,林彪对专业医生丧失了信心,开始致力于自学中医,

图:年月日,毛泽东、林彪在天安门城楼合影

据王稼祥之妻朱仲丽回忆,赴苏联治病期间,林彪已经开始排斥苏联的专业医生及其药方,改吃自己带的中药丸子:

“‘这些(苏联医生开的)药,我尝了都不对症,而且吃下去不舒服得很, 林彪说,‘连安眠药都不生效, 他两手一摆, 仲丽,你看,这一堆药,林彪不吃, 他要吃从国内带来的那些美国进口药,还有中药丸子, 叶群把一大包药那给我看,‘你瞧,他在医院里把这些药换下来,只吃自己带来的, ”

国共内战期间,林彪开始钻研《本草纲目》,自己给自己开药方,结果砒霜吃下去中了毒, 与何长工曾商量是否要把林的医书烧掉, 罗荣桓之妻林月琴回忆:

“荣桓对林彪也是关心的, 经常怀疑自己有病, 双城时,他让秘书找来了《本草纲目》等中医书籍, 看地图外,他一有空就翻医书,自己开方子自己吃药, 同志对他这种做法很不以为然,担心林彪吃错药, 桓立即规定:今后他自己开的方子只有经过医生审查后方能取药,

图:《本草纲目》,林彪钻研了二十余年的中医典籍

另据司机楚成瑞回忆,在东北期间,林彪因为吃了自己开的中药方子而中毒,似乎不止一次:

“为了睡好觉,可以说他什么办法都用上了, 我也看出来了他自己也很难受,自己看医书,自己配药吃,也不行, 有一次他吃了自己的药,半夜发癔症,只穿一只鞋就跑到冰天雪地里去了,警卫员拖都拖不住, 、平津战役期间,他干脆不治了,也没有时间治,更治不好,

五十年代,林彪虽已拥有国内最好的保健医生,但仍花费了相当多的精力去自学中医, ~年间在林彪身边当过秘书的姜树华回忆:

“林彪在(上海)有病期间也坚持看书学习, 他喜欢看……除史书外,他还喜欢看医书, 我他侧重阅读能够治疗他自己病症的医书, 有时戴上,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,

六十年代,林彪继续钻研中医,希望用中医来治好自己的疾病, 陈士榘将军之子陈人康披露:

“世纪年代初,林彪抱病去西北视察,让父亲陪同, 父亲和一起吃饭,发现林彪很爱吃糯米, 父亲问:林总,我发现你总是离不开糯米, 有气无力地说:糯米可以养胃,我的胃不好,

,卫士长李文普在文章中写道:

“他(林彪)又不大相信医生,喜欢自己翻看《本草纲目》等医药书籍,从中选药吃, 有时他很固执要某种药吃,而医生又认为不合适或吃多了对他的健康不利,就想办法用代用品骗他哄他使用, 钙片他认为好,但医生又认为按他的身体状况吃多了并不好,没有办法,叶群、我和医生商量,在上海用淀粉加适当的黏合剂制成同样大小的“钙片”给他服用,

秘书辛丰说:

“林彪不相信医生,但几乎每天都翻阅桌上的一本很厚的药书,自己找药方,并派护士兼内勤到药房去买,都是些似枣泥的东西,有时只是几块方糖, 我未搞清楚他究竟生的什么病,

服务员王淑媛的观感是:

“林彪喜欢看药书,并且自开药方, 他不信,说西医骗人,

秘书田良披露:

“林彪……不相信保健医生,我行我素, 常抱着一部厚厚的药典,手拿放大镜,字字揣摩,他按照药典自开药方,让医生制成药丸, 一次医生在叶群的吩咐下,把一些补养药包在了里面,林彪连吃几天,无发觉, 他没有吞肥,放在嘴中含着,这下槽了,觉得不对味,掰开一看,连连惊呼:‘有毒!有毒!有人要害死我!’幸亏叶群及时赶来,才解释清楚,

“文革”期间,牙医曹家信等人奉命给林彪看牙, 带去的一些药品,也成立林彪自开药方的一部分:

“林彪平常有‘出汗’的毛病,他很重视,经常自己看医书、找偏方, 在这一段看牙期间我们因为经常上,带去的药品有时没有随手带回来,其中有一瓶丁香油,后来保健医生说:‘首长知道丁香油能治出汗,就自己吃了几滴丁香油, 为了安全起见,叫我们以后将没有用完的药品每次都带回去,

丁香油常被牙医用来滴在龋齿腔,发挥消毒作用并破坏神经减轻疼痛, 《本草纲目》“”条下没有“丁香油”,可见林彪此时所涉猎的中医典籍,早已不再局限于《本草纲目》,

并不是全然自己一个人闷头钻研典籍, 他有时也会选择听一听“专家”们的意见,

林彪自己给自己开的中药方子,似乎既有汤药,也有丸药, 楚成瑞将林彪自制丸药的行为称作“炼丹”:

“为治病,他(林彪)去过苏联, 听说,在他吃了自己开的药(笔者注:应是指服用砒霜一事,楚当时还未成为林的司机,故用了‘听说’一词),一下子休克了,

林彪死于温都尔汗之后,其毛家湾住所的布置被基本保留下来,作为批判林的现场证据(如“克己复礼”等条幅), 中国驻蒙古大使馆孙一先当年参观林彪旧居,所见客厅布置如下:

“林彪的两个会客室,虽然没有悬挂毛主席像和毛主席语录,也没有什么特别布置,但门边墙上、条案上、沙发前茶几上,几乎到处都有温度计, 据说生活起居需要℃恒温,随时看温度计进行检查, 小会客室内林彪常坐的沙发前茶几上,还放着一本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,供他研究给自己治病的中草药,

综上,自内战期间在东北研究《本草纲目》服用砒霜,至年死于温都尔汗,林彪共计钻研中医长达二十余年,可谓相当痴迷,

的是,今人无缘得见林彪当年所开的那些药方,自然,也就无从判断其在“中医领域”的造诣,究竟达到了怎样的程度

1
3